現代靜坐風潮

古代的靜坐傳承除了中國道家之外,另有印度的靜坐門派,包括佛教的靜坐及後來發展出的中國禪宗,現在靜坐也流傳到歐美受到重視,美國時代雜誌曾就靜坐在美國引發的風潮坐過專題報導。但是靜坐在現代社會受到重視,主要是物質文明引發各種身心問題,而靜坐在調和這些問題成效卓著。

以下摘錄時代雜誌的報導,由其報導也可窺見靜坐的功效。 靜坐

美國各地的學校、醫院、律師事務所、政府機構、公司行號和監獄開靜坐班的越來越多,簡直到了「很難躲避靜坐」的地步。機場裏面祈禱教堂、網路亭旁邊,會有「標誌清楚」的靜坐室。西點軍校開設了靜坐的課程,哈佛法學季刊2002年春季號曾經討論靜坐,湖人隊教練傑克遜(Phil Jackson)在換衣間理和隊員們討論的話題也不離靜坐。

愛荷華州美田市 (Fairfield)馬哈瑞喜大學 ( Maharishi U.)大中小學系統,科羅拉多州落磯山裏面的香巴拉(Shambala)中心,和紐約州卡茨吉爾區 (Catskills)的旅社,到處可見靜坐或閉關訓練。而參與靜坐的名人也越來越多,包括高迪霍恩(Goldie Hawn)、香耐兒吐溫(Shania Twain)、希哲葛藍姆(Heather Graham)、李查吉爾(Richard Gere)和高爾(AlGore)。

美國人對靜坐產生興趣,有醫學的原因,也有文化上的原因。越來越多醫師推薦靜坐,當作防止、延緩或至少能夠控制長期性疾病如心臟病、愛滋病、癌症和不孕症等等病痛的方法。憂鬱症、過動兒症(hyperactivity)和注意力短缺症 (attention-deficit disorder (ADD))等心理疾病也可運用靜坐平衡過來。

醫師們融合東方神秘主義和西方科學,並不是為了迎合時尚,認為這玩意兒很「酷」,而是因為科學研究開始顯示靜坐確實有效,特別是針對壓力引起的症狀。「毀滅性的情緒」(DestructiveEmotions)一書的作者柯爾曼 (Daniel Coleman)說,過去三十年來,有關靜坐的研究已經告訴我們,靜坐作為抗壓或降壓的解方十分有效,新的研究更令人振奮:靜坐可以訓練我們的心靈,改變我們的腦部結構。

最精密的顯像技術,說明了靜坐的確可以「重新調整」腦部,例如,可以改變讓血液升溫的「交通堵塞點」,疏通腦部的血液迴圈。再說,和動手術比起來,坐在墊子上便宜多了。

美國人向來有簡化高深學問的本領,靜坐被他們「去除神秘性」,並且「街頭化」之後,濃縮為佛教哲學裏面的一點:每天安靜做十分鐘到四十分鐘,專注於呼吸或一個字或一個形象,你就可以訓練自己,把精神集中於當下這一刻,忘卻過去與未來,完全接受超現實,從而超越它。

打坐進入「深境」,不但身體會產生微妙變化,腦部亦然。創立「身心醫學中心」的哈佛醫學教授本森(Herbert Benson)在一九六七年就測出,人在靜坐的時候,消耗的氧氣比平時少17%,每分鐘心跳數目減少3次,theta腦波會增加。Theta腦波在四到八赫之間,是入睡前出現的腦波。靜坐者不會真正睡著,卻能保持警覺。

本森後來出了一本暢銷書,叫做「放鬆療法」(The Relaxation Response),該書說,靜坐者會回避「對抗或逃避」的反應模式,此一模式是由緊張所導致,靜坐者能夠達到更沉靜、更快樂的境界。他說,他只是把數千年來人類一直在使用的降壓技巧,從現代生物學的觀點提出解釋。此一學說,經過幾位教授的確證,包括威斯康新大學的大衛森(Richard Davidson)。大衛森說,經過靜坐訓練,腦部反應從「對抗或逃避」轉為「接受現實」,反而更能增進一個人的滿足感。

研究顯示,靜坐不但能夠降低血壓,還能強化免疫系統,百分之六十美國人看醫師都是因為「壓力引起」的症狀,這種研究實不足奇,靜坐有時候還能夠取代「威而剛」的效用,也不足奇。

靜坐的「實用」性既然受到科學的佐證,加上名人如希拉蕊柯林頓等的推波助瀾(高爾夫婦就是受她影響變為「信徒」),難怪時代說一千萬美國成年人「經常」打坐,比十年前多了一倍,打坐成為美國主流社會的風尚。

1793 3